????萧大宝一阵咆哮,萧俊一动没动,稳如泰山的坐着,跟欣赏一个被耍的猴子似的。萧大宝感觉自己义正词严的一番话,竟然没有一点震撼力,犹如遭受到了奇耻大辱,就用手指着萧俊说:“你惹了这么大的事情,竟然故作镇静?我看不教训你一下,你是真不思悔改!”

????萧俊的妈妈听到吵吵声,拿着一个笤帚疙瘩就跑了过来,问萧大宝:“你又喊又叫的,不怕吓着俺家孩子?”

????“他还是孩子,你问问他干的是孩子干的事吗?”萧大宝怒不可遏地指着萧俊说道。

????萧俊见萧大宝伸胳膊蹬腿的,怕伤到妈妈,就说道:“妈,你不用管,你儿子不怕他,也不会吃亏!”说着,就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妈妈的跟前,好说好劝的才让她出去。萧俊已经打定了主意,就用自己目前练就的内丹功制服他,不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厉害。

????妈妈没有回自己的屋子,而是慌慌张张地出了大门。

????萧大宝故伎重演,指了指额头上的一块疤:“你看看,这是什么?”又低头指了指脖子上的一块疤:“你看看,这又是什么?”

????萧俊哼了一声:“上次在巧嫂家你就炫耀,不就是两块疤吗?是被人揍的,这不明摆着吗?但凡有点本事,也不会被人揍的留下印记吧?”

????萧大宝立刻喊了一声:“看拳!”说着,就虎虎生风的向萧俊的头上打来。萧俊一低头,他扑了个空,身体也随着一个前倾,栽倒在了沙发上。萧俊站定,立即深吸一口气,气入丹田,又从丹田运行到胳膊和每一根手指上,在萧大宝站起来又抡起拳头向他打来的时候,他轻而易举的就攥住了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就向他的胸膛打去,萧大宝已经感觉到了萧俊的力量,因为他的手腕有断裂般的疼痛,如果这一拳头打过来,那还不是非死即伤?于是,呲牙咧嘴的大呼道:“你敢出手打你大舅哥?”

????萧俊没有憋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然后手一松,把他推倒在了沙发上:“谁有你这样的大舅哥,谁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!”

????萧大宝重新站起来,指着萧俊的鼻子说:“萧俊,你不用不承认,如果我妹妹的肚子大起来,你胆敢不娶她,我再和你算账!”

????萧俊嘿嘿笑道:“二凤肚子大了,也不是我弄得,你爱找谁找谁去!”

????萧大宝气的跳了一个高,这才气急败坏地说:“不是你是狗呀?你这不要脸的!”说完,就出门往外走。刚到院子里,迎面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妈妈。妈妈一看他横冲直撞的,就站到了一旁,等萧大宝怒气冲冲的出去后,妈妈才跑到儿子的屋里:“俊,俊,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?”

????萧俊说:“妈,我不是告诉你了,我不怕他,也不会吃亏。萧大宝就是嘴上的功夫,其实是个草包。你出去干什么了?”

????“我怕你吃亏,就去喊你巧嫂了,可是,她家大门锁着,不知道去干什么了。昨天听她说不去城里卖芝麻了,可能是去她公公家了。”妈妈说。

????“妈,你可真会喊人,如果我们真打起来,巧嫂就是来了不也是白吃亏。”又接着说道:“妈,我饿了,你做饭了吗?”

????“你等着,一会儿就做好。”说完,妈妈就去做饭了。

????萧俊坐回到老板椅上,想着刚才萧大宝的话,还只想笑出声。他妹妹二凤的肚子如果大了,不是自己就是狗,这家伙可真会说。萧大宝说是和二凤商量过的,估计不是真的,是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信口雌黄。等见了二凤问问就知道了。

????一会儿,妈妈喊他吃饭,他就去了堂屋。紧扒拉着喂饱了肚子,他的眼睛就开始打架。昨晚睡了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,困死了。于是,就回屋上了床。这席梦思就是软和,也够大,横着睡竖着睡都行。一拿枕头,看到了那堆钱,推到一边躺倒就睡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被电话铃声吵醒了,他迷迷糊糊的摸过手机就接听了,一听,是巧嫂喘息的声音:“小俊,你在家吗?我从悬崖上掉下来了,有可能把腿摔断了,你能过来把我弄回家吗?”

????萧俊一听,立即坐起来,说:“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,我马上就过去。”

????他急匆匆往外跑的时候,妈妈看她这么着急,就喊:“俊,出啥事了?”

????“巧嫂在山上种芝麻,掉悬崖下面了,我得赶紧去看看。”说着,就跑出了大门。他按照巧嫂告诉他的方向往山上猛窜。终于看到了种芝麻的工具。还有水壶和吃剩下的干粮,就知道巧嫂就在这附近,于是,大声喊了起来:“巧嫂—,巧嫂—!”

????萧俊吆喝了好几声,并没有听到巧嫂的回音,于是,就拿出手机拨了巧嫂的号码,然后支起耳朵听着。有微弱的铃声传来,他就循着声音走去。声音越来越响,最后,站到了一个悬崖上,低头一看,巧嫂就躺在下面的草丛中。他立即关了手机,从悬崖的另一侧下去,往巧嫂的身边跑去。

????不顾荆棘纵横地跑到跟前,巧嫂微微地睁开眼睛,看了看萧俊,就又闭上了。萧俊喊道:“巧嫂,你摔哪儿了?”

????她指了指腿,然后脸上就有大颗的汗珠流下来,因为疼痛,牙也是咬的紧紧的。萧俊往她的腿上一看,没有血迹,就把她的裤脚拉上来看了一下,见膝盖下面通红,也能看出有肿胀的样子。于是,就轻轻的把掀起来,然后,又转身跪下,拉住她的两只手,慢慢地让她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,然后,往家里走去。

????回到家,巧嫂还是没有清醒过来,就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,然后把床上的钱呼啦一下抱在怀里,放进了抽屉里。这个时候妈妈也过来了,一看巧嫂的样子,就担心地问:“俊,摔的这么严重呀,你能治好吗?”

????“我看是摔了腿和脑子了,不然只是因为疼,不会昏迷的。先吃点丹药,再给她治腿吧。”说着,拿出神药,倒了一些在她嘴里,又掀起她的头,让妈妈给她喂了一些水,放下她以后,就掀起她的裤腿观察着。现在看也没用,只能看个表面,和别人的眼睛看到的是一样。于是,他在往上衣口袋里装神药的时候,回身掏出内丹放在了嘴里。然后,把眼睛聚成两道光,看到巧嫂的小腿骨上有一块骨头渣子扎进了肉里,就知道这是严重骨折。但是,他却对此一筹莫展。

????突然,眼前有灵光一闪,出现了一行字:“神药一份,香油三钱,搅匀敷于患处,使用内丹功半刻,骨头可慢慢复位。”

????萧俊吐出内丹放入衣袋,对妈妈说:“妈,你快去取香油过来。”

????他拿过一个茶杯,倒进一些神药,等妈妈拿香油来以后,就对母亲说:“倒三钱就行。妈,你有点数,不要太多,也不要太少。”

????妈妈嘟囔道:“十钱是一两,十两是一斤。我有数了。”就倒进去差不多一汤匙,说:“差不多了。”

????萧俊伸手指在杯子里,搅合均匀后,就倒在受伤的地方,为了防止药物洒落下来,妈妈找来一块白布,撕成布条,围着腿转了几圈,然后系住了。

????萧俊立即气运丹田,丹田之气运在掌心,很快手掌就开始发热,他就手掌朝下,在患处缓慢地移动着,心里在估摸着时间,一刻乃十五分钟,半刻自然是七八分钟,这样约摸着,差不多的时候就停了下来。

????萧俊刚刚停下,就看到巧嫂的脸上有了喜色,那眉宇间都是欢笑,萧俊和妈妈刚舒了口气,巧嫂忽然喊道:“萧健,你终于回来了,可想死我了!”

????萧俊和妈妈顿时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:萧健年前就已经死去,怎么又回来了?

????一秒记住『188♂小÷说→www.188xiaoshuo.CoM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